学院与前卫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缺少对终极意义追问的宗教精神,也不能说谌北新的画全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