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矿转型 工人放假每月几百元工资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中共河北省宣传部《关于认真组织开展2015年元旦、春节期间全省文化活动的通知》以及中国书协关于开展“我们的中国梦——万名书法家送万‘福’进万家”公益活动的通知精神,2月5日,河北省书法家协会带着全省书法家的祝福走进石家庄市井陉矿区开展送“福”、送春联公益活动。这是河北省书协继走进正定塔元庄、沧州献县、秦皇岛山海关之后又一大型送“福”、送春联的大型公益活动。河北省书协主席刘金凯、省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刘月卯,副主席郞岗峰、肖建科、付殿川,以及赵恒、刘斌、张士明等一行10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煤炭行业日渐式微,各省市以及各大煤企去产能方案逐渐浮出水面,关闭矿井和转岗分流成为煤企去产能的关键词。

冀中能源井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矿区,距省会石家庄市45公里,东连京广大动脉,南有太行灵秀苍岩山,西临天下要塞娘子关,北倚革命圣地西柏坡。井陉煤矿创办于1898年,是跨越三个世纪超百年的煤炭企业,以盛产优质主焦煤着称。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初期,井陉煤矿的建设和发展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视和关怀,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亲临这里视察慰问。人民日报、新华社曾多次报道企业为国奉献的典型事迹。近年来,井矿集团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制定实施“三步走、翻两番、再造新井矿”发展战略,坚持开发新区和发展老区并重,构建煤炭生产、煤炭物流、煤焦化三大基地,加快发展步伐,百年老局焕发生机,企业发展势头强劲,为河北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近日,记者走访了冀中能源位于石家庄、邯郸等地的多个煤矿,作为河北省最大的煤炭集团,其去产能的压力不容小觑。

此次送“福”字进矿区公益活动,河北省书协高度重视,省书协从全省范围内征集了“福”字600余幅,这些福字全部是由省书协主席团、省书协理事、各市书协主席团以及全省重点书家精心创作的作品,一张张大红的“福”字饱含深情,代表着省书协5000余名会员的心,代表着全省书法界对井陉矿区干部职工诚挚的问候和祝福。矿工兄弟们手捧着大大的“福”字,脸上堆满了笑容,他们说:“这么多年了,书法家给我们送“福”字还是第一次,带着“福”字回家过年,这个年更吉祥了。”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尽管冀中能源还未出台具体的去产能方案,但是由于旗下资源枯竭的老煤矿较多,目前冀中能源已经在主动去产能,石家庄、邯郸等地多个矿区已关闭了不少煤矿。

在省书协主席刘金凯的带领下,省书协一行十余人还来到了井矿集团三矿、矿区文化活动中心、南凤山社区进行慰问、采风创作,为群众和矿工兄弟现场创作了大量的“福”字、春联和书法作品,省书协深入一线、服务人民的举措受到了当地群众的交口称赞。

其中,井陉矿区去年已关闭最后一个矿,结束了上百年的采煤历史。800多名工人放假两年,扣除各种保险后每月仅靠几百元工资生活。作为百年老矿,想通过打造旅游项目来转型升级,但因为身处雾霾重灾区遭到质疑,可谓困难重重。

同时,邯矿集团目前已关闭了3个资源枯竭的煤矿,因为“走出去”托管了其它的煤矿,成功转移安置职工1100多人,成为转型的样本煤矿。

现在,井陉矿区也在向邯矿集团学习,希望能在外边承包煤矿,到时再把工人召集回来。

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才刚刚开始,在河北省去煤和治理雾霾的双重压力下,随着资源枯竭和亏损严重等矿井的陆续关闭,冀中能源所面临的矿区转型和人员安置等问题也越来越严峻。

井陉矿区

关闭最后一个煤矿

位于石家庄井陉县的井陉矿区是河北省著名的百年老矿,其在2008年喜迎百年华诞,同时正式变身为冀中能源井陉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希望能够掀开百年煤炭企业再创辉煌的新篇章。

可以说,人们对这座百年老矿寄予了太多的希望。

进入上世纪70年代以后,井陉矿区的煤炭资源开始枯竭,生产矿井相继关闭,原煤产量由1974年的450多万吨锐减到了2007年的35万吨。2007年末,该集团通过扩张资源、挖掘潜力,使生产矿井和生产能力都得到了一定的增长,形成了以煤为主,多元发展的产业格局。

然而,这也是井陉矿区最后的挣扎。

时隔八年,随着煤炭行业日渐衰落,这座百年老矿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风采。2015年7月份,冀中能源井陉矿区因为资源枯竭关闭了最后一个矿——井陉三矿,矿区挖煤的历史就此画上了句号。

据史料记载,1912年,时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的段祺瑞,联合阎锡山、王士珍等,在井陉矿区成立正丰煤矿。

三矿即当年有名的正丰矿,鼎盛时期,三矿有职工6000余人,年产煤130万吨,现在职工缩减到800余人,年产煤20万吨。

日前,记者从石家庄市一路颠簸,雾霾越来越严重,到达井陉矿区后,一副破落萧条的景象,两座办公大楼里空无一人。

记者刚进入井陉三矿还遭到了保安的严厉呵斥,但后来听说是了解煤矿工人的生存现状,保安的态度明显好转。

有闻讯赶来的工人操着浓烈的石家庄郊县口音向记者诉苦,希望能够反映这里的状况,煤矿关闭以后,工人失去了收入来源,生活很困难。

他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矿区基本没啥人了,只剩下保安和十几个领导。七八百名工人放假两年,领着几百块工资,有不少人都在家闲着,没事干。”

作为百年老矿,井陉矿区曾创造过无数的辉煌,曾是全国十大煤炭基地之一。因煤而兴,依矿建区。井陉矿区因此也聚集了很多人投奔于此,有些家庭三代人都在这里谋生,从来没想过任何其它的出路。但是,这几年,随着资源枯竭,以及煤价越来越低,挖煤的成本越来越高,有些矿实在挖不出煤,也只能关闭。

但是煤矿关闭以后,几代人的生存问题就显得颇为严峻。

“工人放假也是轮岗,各种保险矿上还给交着。”有井陉矿区管理层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矿上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在外边承包矿井,目前已经跟40多个矿进行了洽谈,一旦恢复生产就把工人召集回来。

据他介绍,关井后,留守了一部分人员负责看场地,还有债权债务等工作的处理;还有部分30多岁年轻点的工人分到了焦化厂,有不少在矿区都是干部待遇,去了只能做操作工;此外,矿上还与劳务中介公司合作,为工人提供一些工作岗位,但煤矿工人也做不了太好的工作,包括矿上的副书记和区长,有不少到石家庄市区只能当门卫,工资大概在1800元-2700元。

关一个煤矿容易,但是煤矿背后的这群工人如何安置成为关矿以后最重要的问题。

有数据统计,全国20个省28家煤炭企业中,因资源枯竭、扭亏无望、高硫高灰,面临关闭退出的原国有重点煤矿共115处,其中资源枯竭的煤矿70处,涉及在职职工30万人。

因此,在今年两会上,有不少来自煤矿的人大代表建议,尽快研究出台老国有煤矿退出机制,支持资源枯竭、灾害严重、开采难度大、成本高、经济效益差且扭亏无望的国有煤矿有序退出。

中国煤炭协会会长王显政在去年年底向《证券日报》等媒体表示,目前正在抓紧研究建立国有煤矿退出机制,已形成建议初稿。

百年老矿面临生死劫

欲靠旅游项目来转型?

必须承认,对于井陉矿区来说,靠采煤吃饭已经成为历史,这是整个矿区所必须面对的一个残酷现实,而转型升级就成为矿区必须闯过的一道生死劫。

早在2011年11月份,井陉矿区被国务院确定为第三批国家级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这座百年工矿区开始了艰难转身。

段家楼景区开发,被矿区确定为旅游业发展的“一号工程”。按照规划,矿区将以段家楼为龙头,结合清凉山、台阳山等自然资源,利用百年煤矿开采史积淀的文脉,打造以近代工业文明遗产为内容和特色的旅游目的地。

需要一提的是,中西合璧的段家楼即为当年煤矿高管们的办公和居住之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